返回

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么

首页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一章 境界之外是什么
推荐阅读: 废土虫群主宰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胡杨最佳上门女婿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妖道登天
  苏云将信将疑,应龙的话,有一种叛经离道的邪恶魅力,但是却与真正的叛经离道不同,反而很有道理。
  “倘若回到境界开创之初,甚至还未开创的时候,是否有着更多的选择?”
  苏云眨眨眼睛:“比如说盖房子,如果抛弃现有的对房子的认知,从头设计,是否便可以造出千奇百怪的房屋?这些房屋有的堪用,有的不堪用,从中选出堪用的,加以发展,形态一定与现在的房子大相径庭。”
  “比如说文字,抛弃现有的文字,重新设计,文字形态是否会更加合理?又或者术数,或者格物的物理,其他一切种种,从无到有设计时,是否便会多出许多种与而今不同的可能?”
  “境界是否也是如此?”
  他的积累浅薄,随着修为的日渐精深,便愈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但是苏云却没有想过一点,那就是在他懵懂无知的时候,他直接跨越了筑基境界,观想出黄钟,修炼到蕴灵境界。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境界为何物,也不知道何谓神通,更不知道该如何修炼。
  他只是懵懵懂懂,自然而然的便炼就了黄钟。
  相反,等到他知道何谓修炼,何谓筑基,何谓蕴灵,他的修为和实力日渐提升,反倒便没有了从前懵懂混沌时的灵性。
  他学的越多,反而越发觉得自己的无知。
  “或许,应龙的话真的很有道理。”
  他开始疯狂调动应龙的法力,填充到自己的应龙之身中。
  他的身躯中充斥的法力很快超越了肉身的极限,他虽然被应龙元气改造成应龙形态,但是并没有达到超越蕴灵境界极限的层次,但是这次直接借来神魔应龙的法力,直接便突破的极限!
  在苏云的认知中,肉身是修为的载体,当修为超越肉身承受的极限的时候,肉身的负担便开始加大,危及性命!
  除非直接放血,或者挥霍修为,才可能保住性命!
  但是他的应龙之身随即带来的变化,便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百骸在疯狂吸收应龙的法力,他身体吸收而来的应龙法力,被填充到肉身的骨骼之中,炼入骨髓之内,藏于龙眼之中,被龙眼里隐藏的符文所炼化。
  又被龙鳞吸收,龙鳞中有天然的符文阵列,炼化应龙法力壮大龙鳞威能;
  又有应龙法力浸入五脏六腑,壮大肺腑,增强心肺气脉;
  还有应龙法力浸入血液,让血液中蕴藏的气血更加雄浑;
  又有应龙法力浸入肌理筋络肌肉之中,又或者提炼肉身爪牙,凝练龙须鬃毛,炼就凤翼金羽,壮大身体各处。
  如此一来,他的身体里里外外不断增强,从而容纳的法力更多,更多的法力涌来,又再度提升肉身强度!
  他的身体形成一种奇特的循环,让苏云有些迷茫。
  他现在的修为提升,超出了他固有的认知,与他的学到的知识和常识完全相悖!
  在固有的认知中,肉身是有极限的,法力到达一定层次,肉身的提升到达一定程度,便会无法继续提升,必须要突破到下一境界。
  比如说筑基境界,提升到一定层次之后,便会发现无论肉身炼得如何强大,法力都不会再有多少提升。
  必须要开辟灵界,蕴养性灵,以灵界来容纳更多的法力,同时铸炼性灵。
  待到性灵修炼到一定层次后,便需要连元气为丹元,称作元动。
  此时的元气修为达到极限后,灵界也无法容纳更多,因此要开辟大渊。
  大渊熔炼元气和性灵,化作骊珠,因此被称作骊渊境界。
  骊渊打通不可测不可知之地,夺取天地元气,骊珠蜕变,化作天象性灵。
  天象性灵极为广大,理论上可以成长为无限大的性灵,因此可以容纳更多的修为。
  这便是筑基、蕴灵、元动、骊渊、天象等境界。
  然而到了应龙这里,好像境界变得模糊了。
  “应龙好像拥有另一种文明形态,完全不按照境界来的文明形态。”
  苏云灵光一动,摇了摇脖颈,一条又一条脖子生长出来,化作九颗脑袋,半应龙半相柳,顿时思维应变速度更快!
  “圣皇开辟的境界,是建立在性灵的基础之上,修炼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性灵;
  “而应龙这种文明形态是建立在肉身的基础之上,修炼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肉身提升法力;
  “应龙这种神魔的肉身,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遗传,体内天生便有各种可以炼化天地元气的符文阵列;
  “这种符文阵列直接靠生殖遗传,修炼的时候会让身体越来越强大,肉身中蕴藏的法力越来越多;
  “但是圣皇开辟的境界上的修炼,却不可能想肉身那样遗传给性灵;
  “也即是说,圣皇开辟的境界体系,的确不能将所有的修炼之路囊括起来,圣皇的体系只是其中一条路而已。
  “倘若可以总结出一套应龙这种修炼体系,或许便是圣人乃至圣皇一样的成就!”
  他九颗脑袋,思维运转速度极快,即便是在他的灵界中的莹莹此刻也被他磅礴的想法轰得七荤八素,连忙疯狂记录下来。
  其实苏云这种眼界,已经超越了世间绝大部分灵士,他之所以能有这种眼界,是站在应龙的肩膀上,是应龙将他托到这种高度,让他提前看到从前所能不看到的境界。
  尽管苏云感悟良多,但他依旧能够感觉到应龙的法力还是无穷无尽,应龙的法力海洋无限广阔,让他心中不禁骇然。
  他奋力追赶裘水镜与帝平的短短时间,已经从神魔应龙那里借来了近乎天象境界般的恐怖的力量!
  但这对应龙来说,只是汪洋一粟!
  他的肉身法力还在提升,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追上正在交锋的裘水镜和帝平!
  帝平催动六御混元功,元家的大帝功法五御混元功被他增加一御,达到六御的层次,此刻五御如同五大魔神,各具异象,动静之间,天崩地裂,打得裘水镜节节败退,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不断防守!
  苏云振动双翼全力向两人追去,目光扫过,只见裘水镜尽管在不断防守之中,但始终有章有法。
  因为担心两人的神通会伤及东都的无辜百姓,所以裘水镜在不断后退向天空退去,将帝平引向天空。
  苏云向天外看去,裘水镜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主要是七万七千里之外,有一艘帆船在为他源源不断的聚集天地元气,让他的修为始终源源不断的保持在巅峰状态!
  这艘帆船在不断调整姿态和方位,随着裘水镜的移动而移动,源源不断提供给他充沛磅礴的法力。
  只是,裘水镜的实力与帝平相差甚远。
  帝平实在太强大了,他的六御混元功把自己当成了另一尊圣皇,统御其他圣皇的大帝!
  其他五大圣皇,只是他的洪炉,只是他洪炉中的养分,用来壮大自己实力的养分!
  上次苏云与帝平对决时,他的六御混元功还不圆满,有着巨大的缺陷,但是现在苏云再看他的六御混元功,便发现裘水镜将洪炉嬗变的更多高深法门传授给了帝平。
  帝平是裘水镜的亲传弟子,从裘水镜那里学来洪炉嬗变。
  裘水镜教导其他士子,从未像教导帝平这样认真,他从未在其他士子身上寄予像帝平这样的厚望。
  即便是他曾经想收为弟子的苏云,也未曾有过这样的厚望、付出和期待。
  帝平正是得到了这些洪炉嬗变的法门,修为实力这才突飞猛进,达到远超裘水镜的层次!
  苏云甚至有些嫉妒帝平。
  帝平并不珍惜裘水镜的教导,也不珍惜裘水镜的寄托和厚望,而这,正是他苏云期待而不可得的东西!
  却被帝平,弃如敝履。
  苏云还从帝平的神通中看到了朝天阙功法,融合朝天阙功法之后的大一统功法也变得更加完美!
  当然,他是从薛青府那里学到这些朝天阙功法,薛青府为了控制帝平,并未倾囊相授,还是做了很大的保留。
  “更何况,薛青府没有完整的八面朝天阙,第八面朝天阙被水镜先生送给了我。”
  苏云追赶二人,打量两人的交锋,心道:“水镜先生也未曾将完整的洪炉嬗变传授给他,也有所保留。”
  这让他稍稍宽心。
  即便如此,帝平也是出乎意料的强大!
  帝平本体始终不曾出手,仅仅是五御魔神向裘水镜出手,便打得裘水镜无法抗衡,屡屡受伤!
  倘若没有那艘天外帆船,裘水镜早就重伤不起了!
  “现在的我,上前必死无疑!”
  苏云以应龙之眼做出判断:“我须得提升到与征圣境界差不多的层次……”
  “那也必死无疑。”
  应龙的声音传来,苏云突然只觉双眸变得无比清晰,心知是应龙在青鱼镇的天门后借助他的双眼观察裘水镜与帝平一战,连忙道:“老哥哥,为何说我必死……”
  他说到这里,便不再说话。
  在他的视野中,帝平和裘水镜的各种神通顿时化作了一个个符文符号或者阵列,各种数据密密麻麻遍布天空,甚至连那五御和五御的帝兵虚影,也出现各种符文阵列!
  苏云再一对比裘水镜的神通,便立刻看出了差距。
  裘水镜在神通的质量上,与帝平有着莫大的差距。
  而帝平的修为更是雄浑,那是原道境界般的法力!
  苏云倘若靠应龙的法力来提升自己,就算提升到征圣境界的层次,也绝非帝平的对手。
  除非他能够将神魔应龙所有的法力都调动,达到原道境界,才有可能与帝平一战!
  更何况,帝平此刻并未施展全力,帝平的真身始终未曾出手,其他四大圣皇灵兵,他也始终不曾动用!
  “水镜先生!”
  苏云一边追赶两人,一边调动,以元气显化,在天空中烙印出一连串符文阵列,高声道:“看这儿!”
  他以元气显化的是裘水镜的神通和天外帆船中的破绽,应龙第一次出现时,曾经观察裘水镜神通和天外帆船,看出许多破绽,加以修改。
  此时,苏云将这些修改后的符文阵列烙印在天空中,便是期盼裘水镜能够看到,加以改正,让其修为实力更强大。
  同一时间,他也在疯狂调动应龙的法力,壮大自己的肉身,准备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两人,与帝平一战!
  “没有用的。”
  应龙的声音传来:“你这样只是空自浪费我的法力而已。小伙计,只有我亲自出手才能战胜这个已经入魔的人,而你,没有任何胜算。”
  “可以的!”
  苏云咬牙,突然催动法力,脖子上悬挂的龙凤金环旋转,呼啸飞起,这件圣皇灵兵化作一龙一凤一左一右交错而过,斩在帝平的身上。
  帝平岿然不动,转过头来,脸色漠然的瞥他一眼。
  ————求月票,求订阅~~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