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08

首页
字体:
108
推荐阅读: 农门小王妃 健康为王 重生都市仙尊 豪门修真继承人 星际争霸之绝地武士
  “你是南商帝国的公主,深居皇城之内,因此不知道这人的名字倒也并不奇怪,这人名叫修斯,不过我听说两年前修斯在与欧阳家族众高手斗法的时候实力不济被击杀了啊,怎么?穆‘露’你难道不知道?”
  姬发这时候又是道士又是鬼,用打趣的眼神看着穆‘露’问道。
  “啊?他怎么可能死了?”
  穆‘露’见姬发居然说修斯居然死了,不由就是不满意地反驳道。
  “可是当年传出来的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
  姬发好奇的问道,按照穆‘露’这样‘性’子的‘女’子,与两年前的子竹一般无二,所以,鉴于子竹并不知道当年修斯的事情,所以可以推断这穆‘露’定然也不是主动知道的才是,一定是有人告诉穆‘露’的。
  “我姐姐告诉我的,我姐姐当年就在东陵学院学习,而且在当年的比斗大赛之上我姐姐还被修斯给击败了呢,我姐姐可是很厉害的,而且还有我穆家祖传的宝物,可是修斯还是将我姐姐击败了,他可真是厉害。”
  穆‘露’说着一双灵眸之中乍现出了继续崇拜与爱慕。
  穆霜一听穆‘露’竟是将自己给供了出来,俏脸竟然也是微微一红,有些慌‘乱’的赶忙偷瞄了一眼修斯的神情变化,却立马转移视线,故作镇定的看着穆‘露’,并不敢与修斯对视,心头这时候已经跳动的厉害,脑中也是有些空白。
  “哦原来如此啊,看来那修斯还真是不简单啊,有意思,相当有意思。”
  姬发一听这穆‘露’竟然把穆‘露’给供了出来,心头暗笑了起来,暗忖道,这可是买一送一的买卖,这时候看着穆霜与修斯又是一阵坏笑地说了起来。
  子竹是解决了一个心头的疑‘惑’怎想另外一个紧接着就又来了,不由有些气恼,而且对于这修斯只是被穆‘露’大概的介绍了一下,至于其中细节她一无所知,因此一时之下理解起来还是有些费劲。
  “什么有意思啊?穆姐姐告诉小‘露’这件事情有什么有意思的?”
  子竹倒是重温发扬了不懂就问的好习惯,看着姬发又是问道,这时候的巧手已经是悄悄如同灵蛇一般贴近了姬发的腰部。
  姬发一察,不由呼吸短促起来,暗道乖乖,一个不小心自己又要遭殃。
  不过,两人之间的这点小举动自然不能够被他人发现,尤其是正被自己幸灾乐祸的修斯知道,要不然这小子定然会毫不顾忌的损回来。
  “呵呵,这个嘛带回告诉你,唉,嘶”
  姬发用自以为天真的笑容看着子竹,但怎想,子竹可不是怜香惜‘玉’的‘女’子,见姬发还给自己卖关子,手下也是毫不留情的下手了,姬发一时委屈不已。
  姬发只得暗自压抑着腰间传来的刺痛,不时的还冲着身边的子竹传达很是憋屈的笑意。
  其他人此刻的注意力这时候并没有放在这两人身上,自然,两人的这点小动作,修斯等人并没有注意到。
  姬发这么似有意似无意的说道着,穆霜面‘色’再也是镇定不下来了,那以往都是冷若冰霜的俏脸刷的便是红润了起来。
  穆霜的这点神‘色’变化却都是落在了穆‘露’的眼中,对于自己这个姐姐穆‘露’是极为的了解,但见着姐姐穆霜竟然会有这种神情,心头不由就是大为不解。
  “姐姐,你的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穆‘露’不谙世事,当即便是心直口快问道,但是对于穆‘露’的这种举动自然全部都是出于对穆霜的关心罢了。
  穆‘露’这不提还好,可是被穆‘露’这么当面之处,穆霜现在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了事。
  “呃,啊,没,没事。”
  穆霜此刻心头怦怦直跳,生怕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到了自己身上,尤其的修斯的目光。
  然而,被穆‘露’这么一提醒,穆霜心头的那点侥幸心理这时候被扯得支离破碎。神情很是怪异,看着对面依旧是‘摸’不着头脑的穆‘露’心头又是气却又是无奈。
  “哎呀,穆大小姐,真的啊,你该不会真的是哪里不舒服吧。”
  姬发在这当中可是最为明白的人,一见穆霜的神情,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不过姬发的最终目的是将这把火烧到修斯身上才好。
  修斯心头寻思,也是有些好奇,他虽然是当事人,但此刻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穆霜的眼神也是有些不解。
  “我们都是修炼之人,怎么会这般轻易身子不适。”
  穆霜此刻见姬发竟是坏笑着打趣起来,心头更慌,当即便是解释了起来,眼角余光在观察着修斯举动,心头怦怦的跳动得厉害。
  “这刻说不定,修炼之人虽然在伤寒感冒上不大容易出现,但是修炼毕竟还是存在风险,其中在体脉当中的问题就最为常见,所以穆大小姐还是得多加小心为妙,你说是不是,三炮。、”
  姬发果然是说着说着就是将事情又往修斯这里引。
  修斯微微一愣,暗想,怎么事情绕来绕去都会绕到自己这里,苦笑不已。
  “你说的虽然不假,但是一般修炼者只要在修炼初期对于体内气血的调匀得当,而后修炼如没有出现重大失误是难以出现经脉上的问题的。”
  修斯这话其中倒是有着一点为穆霜解围的意思。
  “嗯,那你认为穆大小姐现在却是什么一种情况?”
  姬发心头嘿嘿之笑,神情更是耐人寻味地看着修斯问道,目光在两人之上来回打量了起来。
  “呃,这个,穆姑娘,应该是这刻环境的原因吧。”
  “对对对,就是环境的原因,我说嘛。”
  穆霜一听修斯居然找到了这么一个理由,当即心头就是接且地紧跟着修斯说道,正要暗自心头大出一口气的时候,却怎料穆‘露’这时候又来坏事情了。
  “唉,姐姐,最近你总是有些古里古怪的啊。”
  穆‘露’歪拉着脑袋看着穆霜问道。
  穆霜面‘色’一滞,悄悄的瞪了一眼穆‘露’,示意穆‘露’不要再说下去了。
  可是穆‘露’哪里会意得了,见姐姐瞪了瞪自己,反倒没有害怕停止语势,却是说道。
  “姐姐你瞪我干嘛啊,我说的是实话啊,以前你可都是一个人整日整夜的在房内修炼,可是姬发哥哥他们来了之后你可没有以往那么勤于修炼了。”
  穆‘露’是一股脑的全部给抖了出来。
  姬发听着是一个劲地在心头嘿嘿发笑,暗道越来越有意思了。
  子竹依旧是一脸的不解,看着其他众人,似是在寻找着答案一般。
  穆霜现在是恨不得就此将穆‘露’这张不听话的小嘴被封上,竟是害的自己这般出糗。
  “我哪里有啊?”
  穆霜这一反驳,却更是有了几分小‘女’子的韵味。
  穆‘露’微微捏着下巴。
  “唉,你是当局者‘迷’,穆‘露’是旁观者清嘛,你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你说是不是?三炮。”
  姬发这刻不失时机的再次‘插’话到,但是目的又是转向了一边本来没有干系的修斯。
  修斯暗想姬发这小子是没说一句都要以“你说是不是?三炮”结尾,此刻也是彻底的明白了姬发此刻是没安好心思。
  “呵呵,行了行了,这些个事情没什么好议论的,你还是先说说你什么时候离开朝歌?”
  修斯发现了姬发目的不单纯,却也不语姬发纠缠下去,当机立断,转移了话题说道。
  姬发心头不由一叹,修斯这么一说不就是错失了良机了,以后再要与修斯相聚却不知道是何年马月去了。
  “两日之后。”
  姬发神情之中也表现的很是遗憾。
  子竹听姬发这么一说,身子微微一动,但却没有出声。
  “啊,姬发哥哥,我还想你在这里多留几日呢,你说你知道修斯,那你和我好好说说他的事情,总之是越多越好。”
  穆‘露’这时候有些焦急的看着姬发说道。
  穆‘露’这话锋似乎又是将话题给撤回来了,姬发心头一乐,暗想,还是穆‘露’这丫头可爱。
  “行了,小‘露’,姬发公子还会在朝歌停留两日,你就好好利用这两日与他询问便是,再说,正如姬发公子所言来日方长,你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穆霜见机不妙,当即就是‘挺’身而出,说道。
  穆‘露’见姐姐这么说了,只得不情愿地嘟起了小嘴,不再言语,但是随即便似是想通了什么一般,有些傻傻笑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姬发最为的郁闷,本来还想在分开前好好的拿修斯这小子开开刷,从穆‘露’与穆霜这两姐妹的神情言语来分析,这当中可是有着大文章,而且这其中的另一个主角便正是身边的这个修斯。
  “唉唉,刚才被你们打断了,你们认为昨夜皇城发生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我昨夜也是听到了从皇城传来的巨响,你们应该也察觉到了。”
  穆‘露’这时候突然想起刚才自己眉飞‘色’舞的在众人面前说了一通的事情,这时候却是重提问道众人。
  姬发与修斯两人提听,相互‘交’换了神情。
  “这是发生在皇城的事情,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有那个闲工夫去管啊。”
  修斯这时候率先说道。
  修斯虽然这么说,但是穆霜看向修斯的眼神却有些不同,曾经与修斯‘交’过手的穆霜对于修斯的气息很是清楚,昨夜皇城的事情虽然没有亲自去查探,但是对于那股强大的能量气息自己却是隐约察觉到了一丝熟悉,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刻,更是清晰可查,而且,不但如此,还有另外一人告知了自己昨晚上的事情。
  不过,修斯既然不愿意说出来,穆霜也没有傻到会就此揭‘露’出来。
  “哼,人家又没有问你。”
  穆‘露’就是看不惯修斯,见修斯发话就是来气,敲着脑袋不屑地说道。
  修斯见自己讨了个没趣,苦笑一声也没有怎的在意。
  “小‘露’,怎么与林公子说话的,刚才不知道是谁还在着急林公子也要离开朝歌了呢?”
  穆霜见妹妹穆‘露’这种神情言语,不由喝道,但是这语气之中并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打趣的问道倒是更多一些。
  穆‘露’见穆霜这么一说,俏脸再次一红。
  “我哪有着急他离开了,我是着急姬发哥哥离开。”
  穆‘露’现在虽然这么辩解着,但是在几人面前却显得很是苍白无力。
  “三炮说的对,那些都是皇城之内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也没有那个闲心去管。”
  姬发见修斯如此说了,自然也是其声附和。
  穆‘露’不会去买修斯的账,但是绝对会去买姬发的账。
  果不其然,见姬发都这么说了,穆‘露’当下便是不再问及此事。
  修斯与姬发两人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呼出了一口长气。
  朝歌城内的沸沸扬扬,可是这作为局中的皇城却是出奇的没有半点动静,似乎是在有意回避着这些言论一般。
  南宫家族
  “爹,此人修为极为的怪异,我当初与他斗法的时候没有察觉到他半点的斗气气息,然而他所施展的力量却比我强大很多,你说朝歌城内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厉害的男子?”
  南宫翰这刻身子虽然稍稍恢复,但是当初与修斯斗法使得斗气几乎耗尽,这么一段时间下来,只是恢复了个七八成罢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但是对于那日的事情,作为南宫家族未来继承人的南宫翰心思倒也不是如同那日那般无知,反而很是细腻,此刻就是将那日与之斗法的男子的情况给南宫远说了一番。
  可是,这刻的南宫翰并没有注意到,南宫远的面‘色’这时候有些苍白无力,似乎现在的南宫远很是虚弱一般。
  南宫远听到儿子南宫翰的这些话,却是陷入了沉思当中,眉间紧皱,久久没有言语。
  南宫翰知道此刻南宫远在考虑什么,所以并没有出声打断。
  “你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
  南宫远这时候竟是突然问道。
  这么一句话不由使得南宫翰心头满是不解。
  “爹,现在的事情不是我伤势的问题,而是在朝歌城内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物,我们南宫家族可是要比其他家族更加早早的见机行事才行,况且,我并没有什么伤势,只是当初斗气耗费过大,这才最近几日身子不适罢了,不过现在已经好转不少,相信要不了几日就可以恢复以往了。”
  :。: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