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十七章 刻骨铭心

首页
字体:
第九十七章 刻骨铭心
推荐阅读: 柠檬精老公的马甲掉了 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 觅仙道 龙傲武神
  叮叮叮叮
  所有人看向一个方向,那里,鬼火在巴泽尔示意下走出,面对上百大宇帝国精英,苍白的脸色也露出一丝笑容。
  顿了一下,鬼火声音嘶哑道“诸位,巴泽尔大哥初来帝国,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会跟在场的诸位打交道,没什么见面礼,愿意透露一些关于星空战院的事给诸位知道,也让诸位不至于太茫然”。
  所有人兴奋,终于开始了,他们来参加宴会一方面是找合适的人联手,更重要的是想知道星空战院的情报,那对考核至关重要。
  巴泽尔走上前,目光扫视过所有人,严格来讲,他们都是同辈,但这些人在巴泽尔眼中都是蝼蚁,他不介意给蝼蚁分享一些唯有少部分顶尖精英才能知道的秘闻。
  “星空战院自古传承,八院在内宇宙,两院在外宇宙,我们外宇宙青年评议会有议员就读星空第九院,所以我们对星空战院并非完全不了解,星空战院与其说是学院,倒不如说是拼搏之地,因为在那里,你想要的一切都要自己拼出来,而不是通过分配,因为那里,没有专门的导师”巴泽尔淡淡道。
  所有人惊讶,没有导师?那还叫学院?
  巴泽尔嘴角含笑,“其它学院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在第九院,想要学习必须自己争取,乃至战斗,想要请导师教导,也必须付出代价,星空战院有导师,但那些导师可教,可不教,所以在此提醒诸位,战斗,永远是星空战院的主旋律,学习,也要通过战斗获得,不要把星空战院当成学院,那里,是战场”。
  “巴泽尔大人,传闻星空战院有远古试炼界域,是真的吗?”有人问到。
  巴泽尔淡笑,“这些属于机密,不方便透露”。
  “巴泽尔大人,您知道第十院为什么会降临沧澜疆域?真的是十决裁定?”又有人问到。
  巴泽尔同样敷衍过去,他知道一些消息,但这些蝼蚁不配知道,因为他们根本进不了星空战院,能进入星空战院的都是宇宙顶尖天才精英,这些人根本无法竞争。
  陆隐看着这一幕,巴泽尔的目光带着怜悯与傲然,这让他很不舒服,但无力改变。
  古尔巴赫带着古蕾斯要走了,没兴趣继续听。
  修兹早就走了。
  陆隐也打算离开,突然地,巴泽尔大声道“各位,在此还有一个消息要宣布”,说着,看向陆隐,“紫山王留步”。
  陆隐回头,目光疑惑。
  巴泽尔嘴角含笑,“外宇宙青年评议会议员温蒂宇山阁下让我代为通知,取消与你的婚约,即时生效”。
  陆隐瞳孔一变,无边愤怒涌出,双拳紧握。
  所有人愣住了,刚走到门口的古尔巴赫和古蕾斯也愣住了。
  火小灵等人,珍妮奥纳等人同样愣住。
  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巴泽尔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这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顿时,各种讽刺笑声传出,陆隐是紫山王,但也只是闲散王爷,没多少人在乎,尤其他想要迎娶温蒂宇山更是被很多人讽刺过,此刻,这种讽刺扩散到最大,所有人都露出嘲讽的目光。
  陆隐目光冰冷,紧盯着巴泽尔。
  这场宴会根本就是针对他的阴谋,为的就是这一刻,巴泽尔压根没想告诉这些人关于星空战院的事,仅仅是为了把他们吸引过来,然后在所有人面前宣布这件事,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的名义,这个名义,足以把这件事扩散到全宇宙。
  原本陆隐想娶温蒂宇山只是在真宇星引起笑话,但从这一刻起,这个笑话将蔓延全宇宙,因为这是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的名义宣布的。
  拉斯得意冷笑。
  珍妮奥纳目光呆愣,闪过一丝不忍。
  火小灵目光复杂,露出悲哀之色。
  天明等人皱紧眉头,太过分了,这个巴泽尔是想让陆隐成为全宇宙的笑柄,除非他能娶到温蒂宇山,否则这件事永远是他的污点。
  古蕾斯立刻走到陆隐身旁拉了拉他,“走”。
  古尔巴赫也拉住陆隐,“对不起,没想到会这样”。
  巴泽尔笑道“抱歉,这是温蒂宇山阁下的命令,作为补偿,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顺利进入星空战院,未来,我可以作为你的引荐人,帮你进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
  众人神色再次变化,不知道如何想了,这句话太恶毒,未来即便陆隐凭着自己的本事进入外宇宙青年评议会,也会被打上补偿这两个字的标签,巴泽尔这是往死里整他。
  陆隐瞳孔弥漫血丝,他很少如此愤怒,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是因为刘少歌,带给他极致的痛苦,第二次是梦中,那枚碾压星空的玉指,第三次就是此刻。
  古尔巴赫拉住陆隐,低声道“不要冲动,他是探索者”。
  陆隐紧紧盯着巴泽尔,目光中的冰寒让巴泽尔一瞬间后背发凉,他脸色微变,感觉冥冥中自己似乎做了足以后悔一生的事,但紧接着便不在意笑了笑,区区一个探境,即便再有天赋还能超过鬼火?宇宙奇才太多了,这种人连星空战院都进不去,更不用说威胁自己了。
  最终,陆隐一句话没说,在所有人嘲讽怜悯的目光中离开。
  酒店外,古尔巴赫拍了拍陆隐肩膀,“抱歉,是我劝你来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古蕾斯也看着陆隐,眼中带着一丝担忧。
  陆隐耸耸肩,笑道“没事,只是取消婚约而已,反正我也没想娶他”。
  古尔巴赫叹口气,“陆兄,宇宙是很残酷的,没有实力永远都是弱者,弱者,没有维护尊严的利剑,这句话是温蒂公主对我们五个说的,在你没有利剑之前,不要多想”,说完,带着古蕾斯离去。
  陆隐站在原地,他的内心远远不像表面那么平静,可以说刚刚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他这辈子难忘,他体会到了极致的侮辱,巴泽尔,还有--温蒂宇山。
  没多久,这则消息便传开,很快蔓延了出去,陆隐成为所有人嘲笑讽刺的对象,他成了一个妄图吞天的蛤蟆。
  五日后,巨大的宇宙飞船穿过三环大陆,进入无边黑暗的太空,飞船上承载着大宇帝国年轻一辈精英,承载着大宇帝国对星空战院的期盼。
  此刻,连不死宇山都出现在空间站送别。
  没人知道有多少人能进入星空战院,他们只希望不要全军覆没。
  巴泽尔同样来了,鬼火登上了这艘宇宙飞船,他来送别,对于鬼火,他还是很有信心的,探境之中没人能击败他,哪怕内宇宙的妖孽也未必做得到,要进入星空战院应该不难。
  “巴泽尔议员,听说前几天你们开了宴会,我大宇帝国的年轻一辈怎么样?”不死宇山对巴泽尔道。
  巴泽尔笑了笑,“不错,都很有干劲”。
  不死宇山点点头,“是嘛”,说着,咳嗽两声,抬手轻轻按在巴泽尔肩上,“辛苦你了,特意对小隐宣布婚约取消,但是,这是我大宇帝国内部事,还轮不到你来宣布”,说着,不死宇山语气渐寒,拍在巴泽尔肩上的手越来越重。
  巴泽尔起初不在意,但当不死宇山手越来越重后,他脸色一变,想要反抗,但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不死宇山的右手,那只手就像一座大山狠狠压在他肩上,让他无法动弹,陡然间,恐怖的压力降临,巴泽尔脸色煞白,一口血喷出,体表隐约浮现一只残暴的吞星熊妄图反抗,然而出现不足一秒就被粉碎。
  不死宇山手掌缓缓拿走,对巴泽尔笑了笑,慢慢离开。
  从头到尾巴泽尔都没有反抗能力,哪怕他用出了天赋,而四周围也没有任何变化,连地表都没裂开一丝。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