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偷袭

首页
字体: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偷袭
推荐阅读: 泰阿剑魂 万古第一仙婿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掉马了 我的超时空怀表 变臣
  第六大陆铸器世家是绝顶强大的家族,掌器老祖为诸天印照,贵为第六大陆道源宗四尊之一,不过在进攻第五大陆时被符祖的力量泯灭,从此铸器世家一落千丈。
  铸器世家鼎盛之时,除了诸天印照的掌器老祖,家族内还有宇之印照者和印照者,高手如云,令战武域形成了以铸器世家炼器者为层次的排列,武祖都没有干涉,其家族掌器者也是域子,高傲无比,令温蒂宇山的剑都无法掌控。
  而现在,铸器世家辉煌不再,此人或许是铸器世家唯一一个印照者了。
  那个印照者修为多高陆隐不清楚,他也不想冒险与那个人激斗,只希望此人出来后被巨兽游尸拍死。
  不过陆隐失望了,那个印照者一直没出来,数天时间过去,宫殿内偶尔有人冲出,也是后来的人,那个印照者就是没出来。
  陆隐跟着巨兽游尸也有十多天了,有时候也心动,想要进入宫殿一看,因为不止一人幸运的逃过被拍死的命运,尽管那几个人逃不过他,但他还是忍住了,不去,坚决不去。
  这一天,在巨兽游尸右前方一段距离外,一个男子面色苍白的穿梭虚空,不时回头望去,在躲避什么。
  好一会,什么动静都没有,男子神色不仅没有松懈,反而更凝重。
  忽然的,男子身体一顿,体表皮肤干涸,好像水分被抽离一般,他取出一把伞挡在体表,那种状态才解除。
  “只要你把这柄伞的用途和来历告诉我,我就放了你,怎么样?”清冷的声音传来,男子后方,一个女子走出,面色阴冷,目光冰寒,带着浓烈的杀机与高傲。
  “身为星使,却戏弄我这个启蒙境,不觉得丢人吗?”男子冷声开口。
  女子冷笑,“前段时间我还跟一个启蒙境打过,年龄比你还小,却从我手下逃脱了,启蒙境怎么了”,女子正是九涵。
  男子皱眉,“你说的是陆隐?”。
  九涵眼睛眯起,“告诉我伞的来历和用途,否则你别想活着离开”,话刚说完,她惊愕望向远处,看到了巨兽游尸背着宫殿行走,整个人都懵了,这一幕造成的震撼极大。
  男子也看到了,瞳孔一缩,然后加速冲去。
  九涵冷哼,“那柄伞可以让你不被我抽取体内水分,但你以为能凭它挡住我的攻击吗?”,说着,随手一挥,男子侧方虚空震荡,将他甩飞了出去。
  九涵毕竟是星使,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星使,男子不过启蒙境,连三十万战力都不到,根本无法对抗。
  宇宙中,陆隐只有一个。
  男子没有受什么伤,体表,三股气流盘踞,同时化形。
  九涵冷笑,“三阳祖气,我已经领教过了,不愧是无敌战技,但可惜,弥补不了你与我的差距”。
  三阳祖气所化夏家辰祖与虚幻辰祖融合,一刀斩出,另一边,祖气所化的慧祖掠过九涵身侧,布下了如封似闭原宝阵法。
  九涵抬指,一指点出,指尖武印环绕,轻易蹦碎如封
  似闭,面对两个辰祖合一的刀法,同样轻易化解。
  她可不是普通星使,而是超越六十万,同阶强者中的佼佼者。
  “玩够了,给我交出伞”九涵厉喝,直接降临到男子身前,单掌压下,这一掌毫不留情。
  男子抬手,“放逐”,无用,九涵不过被秘术震退一步,而单掌已经降落到男子额头。
  男子本以为必死,九涵单掌没有落下,而是直接抓住男子脖颈,带着他冲向巨兽游尸。
  “放心,我不会杀你,我记得你叫上清,比起杀了你,留着你更有用,其实我更想知道,三阳祖气是什么”九涵声音柔和不少,看着男子问道。
  这才是她的目的,当她认出男子身份,首先想到的就是三阳祖气。
  至尊赛上,三阳祖气大放光彩,压得同辈无人能对抗,包括第六大陆道源三天,上清当时甚至想让所有人围攻他,以此逼出三阳祖气的潜力,然而却被武祖阻止。
  如果不是陆隐横空出世,施展了传说中的力量,上清便是同辈至尊,无人可挡。
  九涵在道源宗内也观看了至尊赛,当时对三阳祖气就充满了好奇与渴求,没想到在这葬园居然碰巧遇到上清,自然出手。
  她才不管什么后果,一切由武祖撑腰。
  就算杀了上清又怎么样,而且抓走上清,荣耀殿堂也不知道。
  上清不意外她想学三阳祖气,“你学不了”。
  九涵冷笑,目光落在上清手中的灵虚伞上,“这柄伞究竟是什么?居然能阻止我抽离你体内的水分,绝非寻常之物,你的秘密还不少,跟那个陆隐差不多了,可惜被他逃掉,不然,第五大陆同辈至强的两人都要落在我手里”。
  一手抓住上清,九涵追上了巨兽游尸,也看清了巨兽游尸的真面目,与陆隐一样震惊。
  “居然是巨兽,葬园还真是什么都有”九涵喃喃自语。
  后方,远处,陆隐呆呆望着出现在巨兽游尸侧前方的九涵,还有她手里抓住的人,上清?
  陆隐看到了九涵,九涵全部注意力放在巨兽游尸身上,根本没在意到他。
  九涵没注意到陆隐,陆隐赶紧低下头,藏的更深了,倒不是怕,没有夏易,光一个九涵还无法让他躲避,主要还有个上清。
  他要想办法把上清救出来。
  九涵能成为星使级别强者,靠的可不仅仅是修炼,任何一人想修炼到星使,都历经磨难,哪怕武祖后辈也一样。
  她为人谨慎,哪怕看到宫殿也没有直接冲进去,反而跟陆隐一样,一边抓住上清一边等待。
  陆隐只能吊的更远,防止被她发现。
  不久后,有人出现,此人竟然也没有直接进入宫殿,同样打算远远吊着,九涵不爽了,出现在那人面前,一把扔上去。
  那人不过狩猎境,在九涵面前如孩童般无力。
  眼看着那人被甩进宫殿无恙,九涵冷笑,手指一动,那人原本打算冲入宫殿内,却被无可阻挡
  的力量往回拽,这时,巨兽游尸挥舞手臂,将那人拍成血水,尸骨无存。
  九涵和上清同时色变,忌惮看向巨兽游尸,这玩意还会主动攻击?
  宫殿之内明显存在着古老之物,九涵既想得到那些东西,又不想自己冒险,看了看上清,不行,此人关乎三阳祖气,价值太大了,也不能冒险,她只能远远吊着,决定如果有人进去,自己就等,如果那人得到东西,被拍死后就是自己的。
  她与陆隐的想法不谋而合。
  而陆隐此刻绕了一个大圈来到巨兽游尸前方,然后布置原宝阵法,根据九涵追踪巨兽游尸的行走路线来布置。
  他很庆幸巨兽游尸吸引了九涵全部注意力,否则她未必不能发现自己。
  一个时辰后,九涵抓着上清继续跟着,等待有人找到。
  忽然的,九涵目光一凛,有星能波动,她抬眼看去,只见远处地上一滩血水,血水内有凝空戒,星能波动就是自那里传来。
  她奇怪,怎么会有人死在那?而且跟巨兽游尸拍死的造型一模一样。
  尽管奇怪,但她也没多想,抓着上清过去,来到那摊血水前,正要低头取凝空戒,忽然的,上清消失,出现在千米之外,九涵大惊,不好,原宝阵法,她抬脚跨入星源宇宙,防止被敌人偷袭。
  蓦然间,陆隐以策字秘自身后出现,金色战气烙印,空空掌。
  九涵没想到是陆隐,看到陆隐的瞬间下意识就以水纹挡在身前,她反应很快,空空掌落在水纹之上,将她打出了星源宇宙,陆隐目光凛然,精气神爆发,白夜礼赞。
  九涵印照武祖,恢弘的力量扫荡周边,将上清,陆隐的星能完全驱散,她可以驱散星能,却驱散不了精气神,更驱散不了空空掌。
  上一次交手,陆隐就知道九涵最大的弱点是精气神,而他最强的一点,恰巧也是精气神。
  以最强对最弱,九涵直接中招,白夜礼赞下,她整个人都沉沦了,看到了武祖降临,看到了自己学会三阳祖气,然而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武祖对着她就是一掌。
  这一掌切切实实落下,在陆隐认知中,白夜礼赞内的幻境攻击足以将九涵重创乃至击杀。
  但他太小看武祖后人了。
  九涵额头绽放光芒,出现了一枚武印,不仅破了白夜礼赞,更是轰击向陆隐。
  如果陆隐看到九三与尸神一战,就不意外,九三作为武祖第三孙,正是凭着武祖留在他体内的传承武印才击杀尸神,九涵同样拥有传承武印,哪怕威力不足九三的百分之一,对陆隐也造成致命威胁。
  陆隐瞳孔陡缩,手一招,上清手中的灵虚伞出现,撑开,对准武印。
  砰的一声巨响,虚空横向撕开,陆隐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虚空爆裂产生的余波扫荡周边,在巨兽游尸脚底掀起了灰尘。
  过了一会,当灰尘散尽,陆隐放下手臂,灵虚伞毫发无损,对面,九涵脸色煞白,“不可能,武印来自武祖,这柄伞怎么可能抵御?”。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