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卜算方式

首页
字体: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卜算方式
推荐阅读: 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 重生娇妻:俞少宠妻不能停 都市之医帝归来 宠化全球 极品小渔夫
  识相,陆隐激动,白色,仅次于最顶级灰色晶卡,“多少?”。
  “不知道”上清道。
  陆隐满怀期待的收下了。
  两人同时抬头,只见一人冲出宫殿,被巨兽游尸随手一挥拍死,这样的场景他们见的多了,都已经麻木。
  忽然的,巨兽游尸停住脚步,不动了。
  陆隐和上清对视,巨兽游尸从未停过。
  下一刻,宫殿倾斜,巨兽游尸直起了腰,然后,不少东西从宫殿内掉落,最多的就是尸体。
  陆隐和上清惊讶,这是,伸懒腰?尸体还能伸懒腰?
  巨兽游尸伸懒腰也就一会,随后继续步履蹒跚前行,地上掉了一堆东西。
  陆隐两人赶紧过去,另一个方向,不远之外,有人抬头望着巨兽游尸走过,静静站立,转身似乎要离去,这时,陆隐场域刚好覆盖,此人身形一顿,缓缓转身。
  正在捡漏的陆隐突然惊咦,抬脚跨入星源宇宙消失。
  上清诧异,什么事让陆隐居然连东西都不捡?他也算了解陆隐,肯定有大事,想着,连忙要追过去,但四周看了看,不知道陆隐去哪了。
  远处,那个人仰头看着巨兽游尸,陆隐自星源宇宙踏出,“你还活着?采星女”。
  这个人正是采星女,很多人以为她死了,采星门都消失,没想到居然出现在这。
  采星女看着陆隐,微微一笑,倾国倾城,“陆兄,又见面了”。
  陆隐看着采星女微笑的脸庞,“我以为你们死了”。
  采星女笑道,“新人类联盟需要我们替他们找东西,怎么会杀我们呢?”。
  “这么说,采星门被摧毁是你们自己做的?”陆隐问道。
  清风拂面,带起一缕秀发,采星女将发丝捋到耳后,露出雪白的脖颈,“只有这样,才能避过新人类联盟的抓捕”。
  “为什么不求助荣耀殿堂?”。
  “陆兄觉得荣耀殿堂可以保护我们吗?还是说,禅老会亲自出面?我采星门虽然有点影响,却还无法请动半祖强者保护,哪比得上陆兄,至尊赛后,上圣天师亲自出面保护,多次逢凶化吉”采星女羡慕。
  “你们现在在哪?”陆隐问道。
  采星女微微行礼,“永恒族太过强大,即便陆兄有自保之力,也未必有保护我采星门的力量,还请陆兄不要多问,让我采星门平静下去,待哪一天陆兄需要,我采星门必当全力相助,也请陆兄不要忘了曾经的约定”。
  当初陆隐请采星门卜算,采星女让陆隐承诺,将来有一天人类大劫,保留采星门一丝火种,这就是陆隐给采星门的承诺。
  “我没有忘记,但,究竟是什么大劫?”陆隐好奇。
  采星女摇头,“我也不知道,大劫肯定会到来,但究竟是什么,无法卜算”。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保留你采星门火种?说不定我也自身难保”陆隐说道。
  采星女目光明亮的看着陆隐,“陆兄可还记得当
  初星空战院十院大比以及最强大比?”。
  陆隐点头,“当然记得”,那两次大比一定程度上替他名扬星空,怎么会忘记,尤其最强大比碰到了王云,导致树之星空身份泄露。
  采星女嘴角弯起美丽的弧度,“当初我曾想卜算陆兄,但陆兄不在卜算范围,所以我卜算了最强大比结果,根据那个结果,验算陆兄的未来”。
  陆隐惊奇,“验算未来?怎么说?”。
  采星女摇头,“很难解释,这是我自己卜算的一个点”。
  “当初以这个点卜算我的应该是与我一同在星空战院学习的采星女吧,第一院首席”。
  “我的九分身之一”。
  “这么说,那时候你就把我当成可以托付的人了?”陆隐怪异,言语充满了不信任。
  采星女淡笑,“当然不是,只是一个点,或者说,一个变数,我想以你这个变数做更多卜算”。
  “可你还曾帮过真武夜王”陆隐道。
  采星女看着陆隐,“陆兄与真武夜王一战时,我也曾对你说过,那一天是他一生中踏上辉煌的时刻,也可能是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我也对你说过,算不到他的未来”。
  陆隐眼睛眯起,“所以那时候你不仅以我为点卜算,也曾以真武夜王为点?”。
  “准确的说,是以你为点,真武夜王作为参考,做出的第二个卜算,因为我无法直接卜算到你”采星女道。
  陆隐根本不理解采星女的话,但他知道,在自己身上,采星女做过多次卜算,不同的是他没有直接卜算自己,而是卜算自己的敌人,靠近真武夜王也是这个原因。
  “第一次是最强大比,第二次是真武夜王,第三次是什么?”陆隐问道,他不喜欢被人算计,但采星女从未算计过他,只不过是对他的敌人进行卜算,这让他有种奇怪的感觉。
  采星女再次行礼,“卜算一道无法言明,陆兄,我对你从无恶意,也曾帮过陆兄,更将采星门的未来嘱托陆兄,将来但凡陆兄有所需,采星门定当全力以赴,也希望陆兄以诚相待”。
  陆隐沉吟片刻,“帮我查一个字”。
  “陆兄请说”采星女道。
  陆隐淡淡道,“浊”。
  采星女不解,“浊?什么意思?”。
  陆隐道,“就这一个字,浊,卜算,请珠前辈出面卜算,把你们卜算到的任何结果都告诉我”。
  采星女点头,“好,既如此,小女子告辞了,对了陆兄,葬园之门危险,新人类联盟肯定会想尽办法破坏掉,葬园牵扯出了远古的隐秘甚至传承,永恒族不会任由它存在,陆兄小心了”。
  望着采星女离开的背影,陆隐沉思,如果可以,他想逼迫采星女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但有些人不能勉强。
  而且采星门确实帮过他数次,他不是恩将仇报的人,希望他们能卜算到有关浊的情报,不过陆隐也没报太大希望,连木先生都查不出来,指望采星门?不可能。
  他只是想看看采星门能量究竟有多大,查一个
  浊字能引出什么,当初玄九替他卜算,导致吐血,采星门还是有点能力的。
  湖面太平静,从外面看不出,只有丢一块石头进去才能看看是否可以引出些什么。
  搅动一池春水,这就是陆隐的打算,希望采星门这块石头能搅的动。
  返回巨兽游尸伸懒腰的地方,上清在那等着,旁边还有一个修炼者蹲在那惶恐不安。
  陆隐没理会那个修炼者,把剩余东西都捡了,掉落的基本都是一些尸体,武器什么的,而那些武器还都很普通,一看就是有人在宫殿内争斗掉落。
  陆隐挨个检查尸体内的凝空戒,找到了两个武器碎片,还行,不枉费等候一场。
  “我,我能走了吗?我什么都没捡”,那个蹲在地上的修炼者颤声问道,他认出来了,这两人一个叫上清,代表了荣耀殿堂,一个更可怕,东疆联盟盟主陆隐,他修炼所在的地域位于内宇宙西面,尽管与东疆联盟相距甚远,但据说就连乱神宗都并入东疆联盟,他们那也是早晚的事。
  陆隐瞥了他一眼,目光让那个修炼者发寒,急忙恐惧道,“陆盟主,小人什么都没捡呐,只是听说有巨人背着宫殿绕圈行走,恰好看到才来见识见识,刚到就被这位大人抓住,真的什么都没捡”。
  “听说?谁说的?”陆隐惊讶问道。
  那个修炼者道,“外界都传遍了,有人说葬园内存在巨人背着远古宫殿绕圈行走,时常掉落珍贵宝物,有武器,异宝,还有传承功法等等”。
  陆隐皱眉,“什么时候?”。
  那个修炼者想了想,“很久了,葬园开启没多久,距今应该十多天了吧”。
  十多天前,陆隐还没有看到这个巨兽游尸,也就是说在他到来之前,这里已经暴露了。
  这时,远处,巨兽游尸背上宫殿内走出一道人影,撕裂虚空,抬脚跨出。
  陆隐认得,是那个七段炼器者,他居然没死?在里面待了不短的时间。
  七段炼器者身为星使,可以通过星源宇宙穿梭虚空,然而对于巨兽游尸来说没意义,随手一挥,粉碎虚空,即便想通过星源宇宙逃离也没用,被一巴掌拍成了血水。
  陆隐恶寒,而那个修炼者根本看不懂,只看到巨兽游尸随手一挥,虚空就好像打爆了一只蚊子,爆裂血水洒落。
  “陆盟主,这位大人,小人真的什么都没捡,只是看看,小人可以发誓,绝不将您二位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对了,小人还可以用情报买自己的命”那个修炼者慌张说道。
  上清好奇,“情报?”。
  那个修炼者点点头,咽了咽口水,“就在小人来的方向不远,有,有一座葬园之门”。
  陆隐转头看向他,目光发亮,“能出去的葬园之门?”。
  那个修炼者点头,“是,不过被高手占据,想要出去必须交出凝空戒”。
  陆隐与上清对视,高手?对他们来说,达到九涵那个层次的才算是高手,那可是星使,纵观宇宙,星使能有多少?而踏足葬园的又有多少?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