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千里迢迢来问剑

首页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千里迢迢来问剑
推荐阅读: 少年陆鸣 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 万道龙皇陆鸣 两朝凤仪 甜妻若水
  顾谦耳旁响起女子冷冰冰的命令声音。
  “待在飞剑上,哪也不要去!”
  他艰难抬起头来,漫天黄沙,远方的灵山城墙之上,有一道很是熟悉的黑袍身影,拎着一把凌厉如长剑的油纸伞,居高临下的望了下来。
  是的。
  顾谦很熟悉。
  这座天下没有人没听过那个男人的名字。
  宁奕。
  张君令脚尖踩踏飞剑,飞身掠出,她单手握住油纸伞,一路上几乎不曾开口,胸腔内的一口气机蕴养至此,已近满溢。
  千里迢迢!
  千里迢迢赴灵山,便是为宁奕!
  顾谦脚下的飞剑陡觉一轻,身子恍惚,入眼所见,那袭青衣重重踩踏一脚之后便掠向灵山高墙,只留下一道飘若惊鸿的背影。
  他在这一刻彻底明白了张君令在路上不开口,不开伞的原因……与高手过招,招招致命,不容懈怠,路上一字不发,便是因为要凝聚全部的精力,将气机养足养够,使自己精气神攀升停留在巅峰。
  而不开伞。
  便是因为这把伞,便是全部精气神的寄托。
  这把伞,是把剑!
  ……
  ……
  昆海洞天闭关前。
  师父曾经丢给她一把伞,那把伞内的气机未曾激发,看起来便与寻常人家用的油纸伞没有区别。
  但当她握住那把剑,她感受到了剑骨内嶙峋饱满的剑意。
  那是一把剑!
  一把举世无双的锋锐之剑!
  师父说,这是全天下最适合她的剑,不会再有一把剑,能够养出与她如此匹配的“剑意”,而这把剑,是一个故人所留。
  师父还告诉她,若出关,那么她张君令理当在同辈之中横扫大隋天下,只有两个变数。
  一个是羌山那位应运而生的谪仙人,不会再有人是她敌手。
  另外一个,就是继承同样剑意的撑伞人。
  ……
  ……
  宁奕站在灵山城墙之上,他在握住细雪,踏出天清池之前,就感受到了细雪剑身的呼唤。
  蜀山陆圣赵蕤师兄弟,有两把古伞。
  一把“红烛”,一把“细雪”。
  “红烛”是陆圣送给紫山楚绡的定情信物,伞内留存了一抹精粹剑意。
  这两把伞,看似登对,但其实剑意还是略有差别。
  当年大隋天下年轻一辈的五妖孽,皇帝,余青水,黑袍,陆圣,叶长风,各自有着不同的极道领域,年轻皇帝的肉身体魄举世无双,余青水所学驳杂极尽鬼谋,黑袍功法神秘,掌中剑气可斩万物生灭。
  当年的叶长风能够与他们齐名并列,其实倒不是他的剑意登临极境,而是他的“逍遥游”身法,速度实在太快,真正与前面的那四位单挑厮杀,年轻的叶长风不占优势,但若以生死来论,前面三位都无法追上年轻的西海剑仙叶长风。
  至于那位隐约在年轻五妖孽中占据榜首位置的蜀山山主……
  陆圣。
  陆圣是当世毫无争议的,排名第一的大阵法师。
  哪怕五百年后,依然如此。
  他留下了太多无法超越的“阵法丰碑”。
  陆圣留下的护山阵,让蜀山在没有涅槃坐镇的岁月里,都能够坐稳十大圣山的位置。
  后山的小子母阵,则是帮助蜀山守住了“后山”的秘密,自陆圣离开后,除了宁奕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破开阵法,踏足后山。
  这也是当年,千手能够放任各方势力来蜀山参加徐藏葬礼的原因。
  因为他们根本就破不开后山的阵法!
  另外还有一件陈年旧事。
  年轻皇帝在北境与陆圣交过几次手,虽说最终胜负的结果并没有传出,世人无从知晓,但交手之后,皇帝便极其郑重的下令,不准陆圣踏入皇城,就连在红拂河外驻足都不可……宫内的消息传出,据说是陛下不敢让陆圣“观看”悬在皇城上空,象征大隋铁律的那张符纸。
  那是光明皇帝留下来的符纸!
  年轻陆圣的阵法造诣,已经让太宗感受到了对皇权的巨大威胁!
  如果让陆圣“观摩”了铁律的符纸,那位看起来性情儒雅的蜀山山主,不知道在未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措……但如果陆圣某种不好的,这是大隋皇室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即便是皇帝那般骄傲的人,也做出了如此的举措……由此可见,陆圣的符箓造诣,有多么可怕。
  而“红烛”和“细雪”,则是陆圣倾尽心血的作品。
  剑身由师弟赵蕤铸造。
  剑骨由他亲手揉捏。
  这两把剑,都曾是令天下闻之色变的极品宝剑!
  但……他随身携带的那把“红烛”,在赠给楚绡之后,便不再算是能令涅槃畏惧的“神兵利器”,因为陆圣的那缕剑意虽在,但符箓魂魄却被抽走。
  细雪之所以持续不断的镇压天下剑器,位列前茅,便是因为赵蕤的那把剑,剑骨剑身,两者都是完好无损。
  哪怕最后折损于太宗手上。
  细雪“剑身”崩碎,但出于陆圣手中的“剑骨”,不曾有过损坏,所以宁奕在妖族天下换了“霜纹钢”重铸之后,细雪便浴火重生,反而变得更加坚韧。
  宁奕身为执剑者,他自身有着独一无二的“剑意”。
  霜草一般,百折不挠的那股坚韧剑意。
  使得他无论执掌那一把剑,哪怕握住一块废铁,能够赋予其“剑骨”,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抹细雪本身的那股“浩荡”之气,这也是为什么,当他手持细雪,施展砸剑之时,邪祟根本无法抵抗,因为陆圣山主本来留下来的那股“浩然”,与执剑者剑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细雪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属于山主陆圣的……气息。
  宁奕站在灵山城墙之上,他盯着远方破开黄沙一剑刺来的青衫女子。
  那女子手中的油纸伞,剑身材质尚不好说,但明显“剑骨”出自陆圣山主的手笔。
  他轻蹙眉头,拔剑出鞘。
  两抹弧光撞在一起,宁奕身躯向后倒退,女子这一剑的气劲十足,凿得他无法站稳,双方境界竟然相差无几,如此年轻就抵达了命星境界的巅峰?
  让最让宁奕觉得诧异的,不是眼前这青衣女子的境界,而是这一剑展露的战力。
  他在妖族天下得了大造化,同境无敌手,黑瑾,白如来,东皇,先后都败在他的手上,尤其
  是经历天海楼战争之后,宁奕自问命星境界,再不可能出现能与他交手的对手。
  除了谪仙复生!
  他谨慎的盯住眼前那袭“目盲”大青衫,道:“阁下何人?”
  女子神情平淡,手中伞剑不住的摇摆,剑锋斜指地面,虽未触碰砖石,但却以气机不断将尺余地面凿得飞溅,可见刚刚那一剑的对撞,绝不只是单纯的蛮力。
  张君令的唇角微微翘起,似乎很满意这一剑的试探。
  “宁先生,我从昆海洞天来。”
  宁奕挑起眉尖,并没有慎重持剑,而是环抱双臂,搂着细雪,淡淡道:“昆海洞天可是在北境蛮荒之地,千里迢迢来灵山找我,不会只是为了找我打一架吧?”
  张君令低下头,笑了笑。
  她的笑容其实有些惘然。
  从昆海洞天出关,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来这人间,又能做什么。
  而按照师尊的意思……她就应该来找宁奕。
  而找宁奕,又能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很明显了。
  张君令叹气一声,道:“先打一架吧。之后的事情,打完再说。”
  宁奕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些零零散散的情报,北境的一百零八洞天福地,各圣山有所开采,昆海洞天似乎是皇权庇护的存在,是那朵行走北境的紫莲花亲手向将军府讨要的洞天,至于讨要这座洞天用来做什么,外人也无从得知。
  “你手中的伞……你认识陆圣山主?”宁奕凝视着青衫女子。
  陆圣……
  陌生的名字。
  张君令摇了摇头,举起青伞,对准宁奕,道:“这把伞,老师给我的。”
  宁奕好奇道:“老师……昆海洞天,紫莲花袁淳?”
  他的声音刚刚落地,来不及衍生,就被剑气打断,手握伞剑的女子如鬼魅一般倾斜肩头,瞬间便掠入周身三尺之内,一剑刺向面门。
  宁奕有些无奈。
  这女人,忒不讲道理。
  还真的就是来找自己打架的,隔着老远就嗅到了一股战意。
  他并没有出剑,仍然保持着双手环臂搂抱细雪的姿态,整个人如羚羊挂角,又像是一朵穿花蝴蝶,腰身柔弱纤细的像是女子,脚尖轻轻踏地,便向后掠出,整个人拧转在剑光之中,两人一前一后,掠过数十丈灵山城墙,灵山的僧兵本该出手,但随着宁奕一同来到灵山城墙的裴灵素抬手制止了这个举动,空出了一大截的距离。
  剑光所过,灵山城头的门户破碎,石屑翻飞,张君令大袍飞舞,持伞剑如笔,挥斥方遒,将灵山城墙数十丈笔直的掀开,开膛破腹,两人就在飞溅的碎木大石之中“厮杀”。
  宁奕忽然踩住一块横射而出的巨木,悬停在城头之上,摇摇晃晃,整个人抱剑,几乎要跌下城头。
  “姑娘一定要打?”
  张君令面无表情转了身子,她握着长剑,再是一剑刺了下去。
  宁奕松开踩踏巨木的双脚,整个人从高墙之上坠下,后背贴着墙壁,他微微扭头,看到了一袭俯冲奔跑在高墙石壁上的青衫身影,神情淡漠冷峻,握着纤细的伞剑,双眼隔着一层白布,与自己两相“对望”。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