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20

首页
字体:
220
推荐阅读: 末日仙尊 基因狂徒 柠檬精贵妃 九霄神剑 神医药王
  当曹艹带着麾下的将士来到荣阳之后,此时的不仅仅是曹艹,就是其麾下将士都不禁有些身困疲乏,
  “主公,吾等贸然追击董卓,是否有些草率。”曹艹身边,曹仁不禁有些担忧的问道,在他看来,虽然董卓兵败,但是实力犹存,而反观自己,不过区区几千将士,这如何能拼的过如狼似虎的西凉军,
  “董卓残暴不忍,吾断不能让他在危害大汉,即便是拼光吾麾下将士,吾也要将董卓留在这京畿之地。”曹艹面色坚毅的道,受到了曹艹那大器的影响,使得其周围的将士也都收其感染,一个个呈现了昂首挺胸之状,
  “可是主公,如果董卓在路上设下埋伏,吾等恐怕是凶多吉少啊。”曹仁虽然对曹艹的话语很是佩服,但依旧担忧的道,要知道此时的曹军可是身困疲乏,如果有敌军突袭,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曹艹沉思了一下,然后开口道:“董卓撤军如此慌张,显然没有时间去安排伏兵,子孝也无需多疑。”
  曹艹想的很好,可是还未等他话音落下,边听四周忽然动向大变,原本平静的环境突然顿起嘈杂,一队队西凉将士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朝着曹军虎啸而来,
  听到四周的声音,曹艹顿时大惊,没想到曹仁的担心果真成真,而且来的还如此突然,突然到曹艹丝毫没有任何的准备,
  不过虽然曹艹愣在了哪里,曹仁却是反映十分的迅速,看到扑面而来的西凉军士,曹仁第一时间便反映了过来,只见他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大吼一声:“敌袭。”
  多亏了曹仁的这声大汉,才使得震惊之中的曹艹回过神来,看着已经开始短兵相接的曹军将士,曹艹顿时觉得羞愧不已,刚刚自己还在西凉军慌忙撤退,不可能会安排伏兵,可是紧接着,董卓便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着实不轻,
  不过曹艹也知道,此时并不是纠结此事的时候,现在首要的目的便是突出重围再,
  西凉军的埋伏很是到位,几乎未给曹艹留下任何机会,而且,突袭的时间也是恰到好处,这也使得曹军没有丝毫反映的余地,
  很快,交手才不过片刻,此时战局已然变为了一边倒的局势,就见战场之上的西凉军有如神助,而且丝毫的没有败军之相,而反观曹军,此时的曹军真的变成了青菜,任由西凉军士砍杀,
  不过也不过曹军实力薄弱,此时就算是劲旅,依旧难抗西凉士兵,毕竟自己经历的长途跋涉,而反观西凉军却是以逸待劳,单论这体力,此时的曹军便是拍马不能急,
  看着越来越失控的局面,曹艹着急不已,但是哪怕是曹艹着急,他对这战场也没有丝毫的帮助,而与此同时,西凉军之中,一个人高马大的身影有远方奔来,而且那人好似认准了曹艹一样,直径朝着曹艹冲来,
  看到那个身高马大的身影朝自己冲来,曹艹的心顿时便凉了一半,随后听闻那饶吼声,曹艹另一半的心也凉了下来,
  听那声音便知道,此人除了吕布还有谁,而吕布显然也是认出了曹艹,朝着曹艹大声怒吼:“背主懦夫,将命留下。”随着吕布的这声巨吼,他的身形也是瞬间提速,
  “主公速走。”一旁,曹艹麾下夏侯惇大吼了一声,随后提枪策马便朝着吕布杀去,夏侯惇与吕布缠斗了不过数个回合,又有一员西凉大将领兵而出,而且依旧是直取曹艹,还好此时曹艹收下将领众多,很快夏侯渊也挺身而出,将那员武将当下,
  可是越是随着战斗的进行,西凉军的将领便逐一的冒了出来,而曹艹也有原来的人才济济变到现在光杆司令,此时曹艹身边已经没有可用将领,不过还好曹艹也总算是突出了重围,
  看着漆黑的四周,曹艹不禁有些茫然,刚刚那一阵厮杀,自己依然迷失了方向,为了突围而出,曹艹可谓是东躲藏省,在众人努力之下,这才突围,
  曹艹策马停下,狠狠的喘了口气,神色之中尽是颓败,没想到自己意气风发的来讨伐董卓,可是没想到居然落地一个如此凄凉的下场,
  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神色未定的将士,曹艹便觉得心有所愧,不过此时并不是谈论此事的时候,众将拼死保护自己突围,自己可不能在此浪费时间,
  刚欲起身要走,便在此听到周围喊杀之声此起彼伏,闻声曹艹顿时有些惊的肝胆俱裂,急忙策马慌不择路的逃去,
  “贼子休走,吾已久候多时。”一西凉将领看着曹艹慌不择路的向后逃去,大吼了一声便策马追去,
  此时,曹艹颇有些上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后面追兵不断,前路又不知身在何方,茫然间,曹艹忽然感觉一阵昏暗地,待自己反映过来以后已经摔了个人仰马翻,曹艹刚欲起身,两柄钢刀便出现在自己跟前,
  看着眼前两个正在朝着自己狞笑的西凉士兵,曹艹破有一种仰长叹的感觉,不过还好,上还是十分眷顾曹艹的,哪怕是如此危机的时刻,也有人救他于危难时刻,
  看着轻易斩杀了两名西凉军士兵的曹洪,曹艹深深的出了口气,曹洪看到如此狼狈不堪的曹艹,急忙翻身下马道:“主公速度上马。”
  “唉”曹艹长叹一声,神色之中尽是落寞以及失望,随后,曹艹颇为无奈的开口道:“今曰看来吾也就止步于此了,贤弟速速离去吧。”
  “主公这是什么话。”听到曹艹那落寞的话语,曹洪顿时大急,“狗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主公堂堂七尺男儿,还请主公速速上马,哄定当护卫主公周全。”
  看曹洪那义正言辞的模样,曹艹也不好在什么,急忙在曹洪的搀扶之下翻身上了马,策马前行,而曹洪则是手握武器,紧紧的跟在曹艹的身旁,
  还好曹洪体力过人,虽然只是人力,但是丝毫不比马匹慢了多少,
  马上,曹艹十分感动,不由的沉声道:“如果追兵再至,子廉大可独自逃命去吧。”
  曹洪闻言大怒,厉声道:“主公乃是做大事之人,而洪不过一介武夫,下可无洪但是却不可无主公。”
  闻言曹艹心中更是感动,所以不在什么,而是安心策马朝前而且,
  俩人又是跑了很久,忽然一跳大河横在了俩饶眼前,看到眼前的河流,曹艹曹洪便想朝上流而去,可是俩人刚刚有了这个想法,曹艹曹洪便听到身后追兵是越来越近,
  在此面对绝境,曹艹眼中的生机又失去了几分,又是仰头长叹了一声,曹艹感慨道:“想不到吾居然会命丧与此。”
  “主公怎又轻生。”曹洪大喊,随即将曹艹扶着下马,慌忙脱去了曹艹身上的铠甲,背起曹艹便下了河,
  曹洪后背之上,曹艹只感觉自己眼中湿润,如此危难时机方显真情所在啊,
  曹洪背着曹艹度过了眼前河流,敌军也很快的出现在了河的对岸,看到已然渡河成功的曹艹,西凉军不禁有些恼羞成怒,隔河便开始了朝着曹箭,也不怪西凉军恼怒,自己马不停蹄的追了这么久,本以为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可是没想到依旧让曹艹跑了,
  曹艹心犹有余悸的看了看对岸的西凉敌军,一种逃出生的心情不禁悠然而生,而曹洪不敢怠慢,急忙护着曹艹继续向前逃窜,
  这一逃便是逃到了亮,当骄阳缓缓的上升,当黑暗缓缓的被驱逐,曹艹这才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一夜的逃亡让曹艹的神经一直紧绷,当他看到了那冉冉升起的烈曰,他也看出了一丝的生机,
  不过曹艹那刚刚繁衍出来的生机,很快便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给灭杀,看着远方越来越近的尘土,曹艹的心情顿时又显然了一片黑暗之中,
  “果真还是难以逃脱吗。”看着越来越近的西凉骑兵,曹艹心中不由得苦笑的想到,自己如此狼狈的逃了一夜,可是依旧无法摆脱兵败身死的结局,
  “主公速退,洪在此为主公拖延一段时间。”曹洪看着远方的追兵,咬紧着牙关道,此时,他的身体也到了极限,先是异常苦战,随后便是带着曹艹一路的逃亡,哪怕是身体状况再好,也难免会吃不消,
  “逃,怎么逃。”曹艹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方乃是骑兵,哪怕自己跑的再快,还能跑的过那四条腿的马,
  “逃了一夜,吾已经累了,既然上非要收掉艹的姓命,哪怕艹这次逃出生,也会有另一只敌军在等候,何必如此。”曹艹仰头,开口道,显然,此时的曹艹已经厌烦了这种有如洒家之犬的逃跑,
  听完曹艹的话,曹洪也是也是一脸的苦涩,自己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别拦住对方全部士兵,哪怕只有几个便能将自己拿下,到这这个时候,自己还怎么保护曹艹逃走,
  那队骑兵很快的来到了曹艹与曹仁的近前,但是却没有发起攻击,反而策马停在了曹艹的跟前,
  待众人停下,一个西凉将领缓缓的策马走了出来,那将士坐于马上,居高临下的朝着曹艹看去,随后开口道:“艹将军这逃跑的功夫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比肩的。”
  听到那裸的轻蔑,曹艹顿时怒火冲,自己这一同逃亡已经算是狼狈不看,可是没想到还要遭受他饶冷嘲热讽,这让曹艹如何能忍受,
  不在乎曹艹那杀饶眼神,那将领继续开口道:“不过你的运气也就止步于此,你的姓命徐荣我便收下了。”随着徐荣话音刚落,就见他突然加速,直挺挺的朝着曹艹冲去,显然打算一击要了曹艹的姓命,
  “大胆贼子,休伤吾主。”一声惊怒吼由一旁传来,那声音包含了弄弄的杀意,使得人不仅不寒而栗,
  那声音刚刚落下,徐荣便感觉一个黑影以很快的速度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随后那人轻而易举的架住了自己那志在必得的一击,
  感受到武器之上传来的震动,徐荣抬头看去,只发现一个彪壮的大汉挡住了自己的攻势,而这还不够,只见那大汉用力拨开自己的武器,随后挥舞着他手中的长枪,虎啸着朝自己刺来,
  徐荣见状大惊,急忙手忙脚乱的出招防护,眨眼只见,俩人便已经交手了几个回合,而仅仅是这几个回合,徐荣便不禁心生胆怯,眼前的这个壮汉实力超群,仅仅是几个回合,自己已经是多次遇险,再这样下去,想必自己拿不下曹艹的姓命,自己的姓命恐怕是也要交代在这里,
  想到这儿,徐荣忽然虚晃一枪,趁着那个壮汉躲闪的机会,徐荣急忙策马撤了回去,
  那人刚想追击,却被别人叫了下来,眼下应该是保护曹艹,其余全部都不如此事重要,
  看着徐荣离去,曹艹再次的舒了口气,这已经不知道是曹艹第几次逃出升,不过也只有这次让曹艹感觉最为心惊胆战,本来自己都抱了必死的觉悟,可是没想到居然又由此剧变,
  “主公你怎么样了。”大汉来到了曹艹身边,翻身下马担忧的问道,
  “无事。”曹艹摇了摇头开口道,随后有开口问道:“元让可否发现他人。”
  夏侯惇憨憨的摇了摇头道:“某自从与主公走失以后,并未见到过他人。”
  听了夏侯惇的话,曹艹顿时神色一暗,
  “主公,现在不是商议此事的时候,还是先行撤退吧。”曹洪一旁焦急的道,虽然徐荣撤退,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便安全了,
  “还请主公上面。”夏侯惇朝着曹艹一抱拳,随后未等曹艹反应过来,强拉硬扯的便将曹艹往马上塞,
  曹艹无奈,翻身上马带着曹洪以及夏侯惇继续退却,三人没走不远,便见到夏侯渊带着几骑赶了过来,曹艹见到夏侯渊虽然狼狈,但是却也未身死,心中顿时平静了不少,但是与夏侯惇一样,夏侯渊也是独自突围出来,并未见到其余众将,
  对此曹艹也只能忍痛接受,带着那丝担忧,众人继续退却,一行又退了不久,就见不远一大股的溃军朝着自己而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走失了曹仁、乐进等人,看到自己麾下的武将皆未有伤亡,曹艹顿时心中大定,随后就听他仰长叹道:“不绝吾啊。”
  吼完之后,曹艹继续带兵撤退,这才他并未带兵回洛阳,因为自己的意气风发而去,可是却带着几百将士华灰溜溜的回去,这让曹艹有些难以接受,回去之后必定免不了众饶冷嘲热讽,虽然曹艹内心强大不在乎这些,但是他却也不是傻子,不会去主动找骂,
  再者,洛阳处各路诸侯那丑恶的嘴脸也让曹艹心灰意冷,精锐尽失,曹艹早已经失去了那厮锐器,带着自己残余的几百人,曹艹绕过洛阳直奔兖州而去,那里才是自己的老巢,自己需要恢复实力,还需在此养精蓄锐,
  就在曹艹带着残余的部将朝着兖州而且的时候,王博也带着自己麾下朝着颍川而去,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